长春服装厂阅读2022年度中国折扣店连锁品牌TOP20

发布时间:22-06-16 16:30

              欢迎访问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工作服定制的官网
“龙舟榜”(Dragon Boat List)取自中国传统习俗——赛龙舟,而中国的连锁经营品牌逐渐呈现千帆竞发、百舸争流之势,其中创新发展生生不息,也象征着始终植根于中国文化的深厚商业传统和创新活力。

  我们期待每年都比一比、赛一赛, 让“龙舟榜”真正成为代表中国连锁商业的核心价值榜单。

  一、折扣店的定义和发展源起

  这两年,零售业的同仁们纷纷学习德国的Aldi、美国的Costco、日本的唐吉诃德,业内似乎也无人不谈,但是真正领会Aldi精神的创业者或创始团队却是少之又少。

  首先,厘清一个基本概念——折扣店,它到底是什么。本文中所讨论的“折扣店”是一种折扣超市,由于它的概念几乎认为是德国Aldi发明的(即使不是,也可以认为被Aldi才真正意义上发扬光大了),所以我们索性就梳理一下德国的不同商超业态。

  德国作为欧洲经济的引擎,其零售业高度发达,甚至说德国零售业的发展史几乎可以帮助我们推演很多在中国市场正在或即将发生的很多变化。

  说德国的零售业可怕并非浪得虚名,连沃尔玛都遭遇了大溃败。1998年,沃尔玛通过收购德国Wertkauf集团旗下21家门店进入德国市场,第二年通过收购另一家德国零售商Interspar的74家连锁超市打开市场,直到2006年沃尔玛正式宣布退出德国,它一共在德苦心经营9年、亏损65亿美元、全部85家门店被麦德龙集团收购而败走德国。有媒体曾给出报道“因为令人窒息的竞争环境、不温不火的消费开支、以及德国严谨劳工和贸易法律制约而败下阵来”,由此可见德国零售环境竞争之强。

  由于德国的零售业线下竞争已经发展到了十分成熟的地步,竞争的颗粒度也已经是非常细腻的程度了,就像Aldi和Lidl两家鏖战数十年,谁也没能把谁打趴下、反而是活得都很好。德国的超市业态,大致可以分为四类:有机食品超市、大卖场、超市、折扣店。其对于顾客的消费能力要求也恰好是这个顺序。

  有机食品超市最贵,以denn's Biomarkt、Alnatura等为代表,这有点类似我们所熟知的美国Whole Foods(全食)超市。227家denn's Biomarkt、142家Alnatura也几乎遍布全德,主要面向富裕阶层高品质食材要求。外国人不仅要追求有机、健康的食材,更是对种植园或生产厂的工作条件、对环境的友好性、各种动物福利要求都有不同程度的苛求。

  大卖场(Hypermarket),也就是通常零售业所说的GMS业态,以麦德龙(METRO)、Kaufland、Marktkauf、Real等为代表。当然其中麦德龙非常特殊,它是极少数类似Costco的会员制大型仓储式超市。这种大卖场对中国人来说已经毫不陌生,特点自然是门店面积很大、商品SKU数量极为丰富、适合开车前往、类目应有尽有。

  超市中最***莫过于Edeka和Rewe,遍布全国的11000多家Edeka和3600多家Rewe分别是超市零售业态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不仅如此,它们也是德国中产阶层的***,提供各类高品质的蔬菜、水果、生鲜,也能广泛提供来自亚洲、拉美、非洲等遍及全球的优选产品。当然,也提供不少专属于Edeka和Rewe的自有品牌商品。

  折扣店(discount store),也就是本次榜单评选最关注的细分商超类目。德国代表性的折扣店包括Aldi Nord(北阿尔迪)、Aldi Süd(南阿尔迪)、Lidl(与Kaufland同属于Schwarz集团)、Penny(与Rewe属同一家公司)、Netto(与Marktkauf、Edeka属同一集团)和Norma。这些硬折扣商店都极具竞争力,不仅时常调整常见产品(包括但不限于牛奶、意面、咖啡、黄油、饮用水等)的价格以匹配竞争对手的调价,而且推出一系列低价高质的自有品牌产品获取忠实用户,成为德国老百姓每天日常生活都离不开的平价超市。

  有专家区分两种折扣模式:“硬折扣类似于美国折扣店模式,通过减少SKU和运营成本,搭建垂直供应,推出Private Brand,从而降低渠道的零售价。软折扣则是通过销售尾货、压箱货、金融抵押品,以产品本身不足为由,实现超低价格,获得第一批客流。”

  所谓Private Brand,就是自有品牌,事实上德国Aldi超市有高达90%左右的销售额来自其自有品牌。真正难的部分就在这里:自有品牌绝不能以伤害品质为代价,而是在保持高质量的基础上不断下探价格、形成竞争力,从而成为品牌产品的平价替代品。

  而这个部分最难的又在于跳过所有的中间商、直接跟工厂下订单拿货,而自己又不开工厂(Aldi***自己生产的产品是咖啡);中国的Aldi模仿者们大多还是从各类经销商那里拿货,这样的话都只是“软折扣”、还不是“硬折扣”。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继续阅读《大道至简:德国零售巨头ALDI管理法》这本书,你会发现德国Aldi的硬折扣模式已经在土耳其BIM超市、波兰瓢虫超市Biedronka、挪威Rema 1000等世界各地开花结果。

  二、硬折扣超市需要满足四点要求

  零售业的竞争高度激烈,也非常离散;于是,我们以德国本土的Aldi超市为蓝本,寻找中国本土的Aldi有哪些。因此,我们很快地就排除了山姆会员店、麦德龙、Costco中国等为代表的超级大店,也排除了盒马、永辉、谊品等生鲜类超市,而是重点关注千平以下、尤其是300-500平方的折扣店(它可以是社区商业,也可以在购物中心里)。

  我们期待的硬折扣超市能满足:1、极高的自有产品比例;2、超过同类品牌货的超高性价比;3、SKU数量少但销量高;4、***的运营效率和成本控制。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为了梳理中国折扣店行业的发展现状,联商网特别推出龙舟榜之“2022年度中国折扣店连锁品牌20强”。

  三、TOP20企业概要

  1、好特卖

  2020年4月因为疫情干不下去的而偶然引发的一次线下临期食品特卖异常火爆,从而引发了一个全新商业模式的快速扩张。这也是近年来零售业界最快成为10亿美元独角兽的一家公司,其初期的商业模式依赖于折扣临期食品的销售,但随着自有产品的不断丰富和门店数量的快速成长,好特卖有望在软折扣与硬折扣之间找到平衡。

  2、唯品仓

  根据今年4月底唯品会(NYSE: VIPS)发布的2021年报显示,截止2021年底,共有292家唯品仓线下门店正在运营。唯品仓作为唯品会旗下的折扣店品牌,一直承担着出售唯品会“尾货中的尾货”的生意。虽然对于电商小巨头唯品会来说线下零售的压力越来越大,但是遍及全国的唯品仓门店仍是其有价值的重要资产。

  3、苏宁小店折扣店

  故事得从创立于1979年的西班牙硬折扣巨头迪亚集团(Dia)入华开始说起,2003年迪亚集团先后选择上海联华超市和北京首联集团成为其进入这两座超级城市的合作伙伴。直到15年后的2018年,迪亚天天不得不由于亏损出售其在华全部门店给苏宁集团,这也就是今天遍及上海的苏宁小店折扣店的前身。相比于其他零售巨头来华发展的高举高打,西班牙迪亚天天超市却很早就把目光瞄准了社区折扣店,可能也是太早的缘故,最终折戟沉沙;而接盘的苏宁零售一心想要做大做强自己的苏宁小店品牌,因此形成了今日的格局。

  4、嗨特购

  年轻时尚的嗨特购无疑是北京最重要的临期食品折扣店品牌,作为第一梯队玩家,嗨特购未来也必将是好特卖***的竞争对手。值得称道的是,它还尝试创立了一个全新大型量贩式仓储折扣店品牌——失重宝藏,通过超过2000平米的大店将消费者对临期折扣商品的需求做一站式的满足,这一点深受年轻消费人群的喜爱。

  5、小象生活(惠买喵)

  总部位于南京的小象生活,还包含面向下沉市场的量贩式仓储折扣店惠买喵,其门店遍及南京、镇江、无锡、常州等地。创始人粟海辉毕业于东南大学,他曾服务于临期折扣商品的供应链体系,因而深知“折扣店赚钱要靠供应链”。小象生活的投资人包括愉悦资本等。

  6、比宜德

  《大道至简:德国零售巨头ALDI管理法》一书的作者是迪尔特·布兰德斯(Dieter Brandes)和他的大儿子尼尔斯·布兰德斯(Nils Brandes)。据称他的小儿子阿恩·布兰德斯(Arne Brandes)娶了一位上海太太而定居上海,于是布兰德斯家族开始在中国复制其所熟知的ALDI模式——比宜德应运而生。其实,***投资比宜德的欧洲股权基金Argan Capital很有来头,当年他曾联合迪尔特·布兰德斯一手将Aldi模式送进土耳其,成功打造了至今都是土耳其最为成功的零售商之一BIM超市。Argan基金其实是比宜德超市背后的实际控制人,而其合伙人Lloyd Perry目前也担任着比宜德公司的董事长。如果你有幸走进这家社区超市,你将会发现深受周边中老年居民欢迎的它就是古典Aldi模式的真实践行者,没有什么花哨的装修,只有数量有限的商品、以及大量低价的自有品牌产品。

  7、小红岛

  曾经创立8天在线的创始人顾以问,对零售深有体会,据说他是一个精打细算、极度低调的创业者。直营模式的小红岛会员超市扎根南京,贴近社区。由于其***运营成本,业内人士认为其超低定价和超高坪效,同行很难企及。小红岛曾获得天使湾和源码等机构数轮投资。

  8、京小盒

  创立于2015年的京小盒总部位于西安,它常年隐身于媒体报道之外,至今还没有记者能通过采访其创始人孔永全写出一篇像样的报道。京小盒最早取名“阿迪尔生活超市”,致敬德国Aldi模式,由于先后获得钟鼎资本、M31资本、合鲸资本、宽窄创投等多家机构的青睐,其扩张步伐不紧不慢,坚持以硬折扣模式围点打援。

  9、条马批发部

  总部位于外资云集的豪华办公大楼重庆企业天地,与散落在重庆大街小巷平实朴素的条马批发部门店,形成某种鲜明反差。两位创始人十分低调,虽然出身金融背景、深谙资本之道,却因为着迷于Aldi***的零售模式决定躬身入局。创立伊始就先后获得清流、元生等基金的加持。

  10、爱折扣(原食惠邦)

  爱折扣原名食惠邦,它的总部大本营在天津,她以社区店为主,主攻下沉市场。目前门店已逐步扩张到北京和河北,它在2021年3月完成了由惟一资本和钟鼎资本联合投资的天使轮融资。

  11、奥特乐

  在川渝一带快速展店的奥特乐,先后获得联想创投、创新工场、无界资本的机构投资。奥特乐以自营为主、加盟为辅,门店散落在成都、绵阳、德阳、自贡、资阳、内江、眉山、重庆等各个城市。奥特乐创始人陈诚是零售业的***老将,曾担任中石化易捷便利店的总裁、沃尔玛超市的高管,对零售业的细节可谓如数家珍,在品类上也有创新。

  12、折扣牛

  1994年出生的连续创业者马昕彤是这批硬折扣模式践行者中的青年一派,他曾在杭州创立社区团购品牌“小区乐”。作为一名大学在读期间休学创业的连续创业者,这次他把目光瞄准在了郑州和开封,不断围绕河南扩张其零售版图。折扣牛已经完成获得真格、红杉、XVC等联合投资的A轮融资。

  13、扫货猫

  风靡广州的临期食品折扣店品牌扫货猫(SoFoMall)由会员制电商平台全球购骑士卡内部孵化而来。这家总部位于广州的零售企业似乎已经摆脱了原有电商平台增长乏力的窘境,目前正在广东各地快速扩张,其扩张步伐几乎遍及广东省内所有地级市。

  14、东罗西搜(嗨特卖)

  根据东罗西搜官方提供的数据,目前旗下东罗西搜和嗨特卖2个品牌正在运营的门店,遍及江苏、湖北、河南、四川等各地。这是目前资本圈视野之外的一个选手,主打加盟模式、正在快速扩张的它,可能要面对大而不强的局面和挑战。

  15、奥乐齐(ALDI)

  我们讲的“奥乐齐”超市,其实是德国的南方阿尔迪(Aldi Süd)。据说早在2003年,Aldi内部就已经启动了对中国市场准入的研究;而其在2019年开设第一家位于中国大陆的实体门店之前,ALDI已经在2017年初和2018年初分别开设天猫国际海外旗舰店和奥乐齐天猫旗舰店试水中国市场,现在其天猫店均已关闭,线上部分由其自有的微信小程序替代。有趣的是,来到中国的奥乐齐并没有采取强势低价的硬折扣模式,而是选择成为错峰竞争的社区精品超市,一度成为本轮疫情里上海中产的热门之选。业内人士评价中国版奥乐齐有点像美国乔氏超市(被Aldi收购)。

  16、悠品食惠

  悠品食惠门店都在北京,主要店型是100平米以下的临期食品杂货折扣门店。目前正在拓展40平米左右的加盟店体系。

  17、盒马生鲜奥莱

  盒马生鲜奥莱是盒马推出盒马鲜生、盒马X会员店、盒马里、盒小马、盒马 F2、盒马菜市、盒马邻里、盒马小站、盒马MINI之后的又一全新店型,目前已经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武汉、贵阳、长沙、成都、青岛、西安等多地试点。如果说盒马鲜生做的是服务中产“日日鲜”的正价生意,那么盒马生鲜奥莱做的就是价格敏感型下沉人群“日日抛”的折扣生意,销售盒马标准店型所带来的尾货。

  18、折满满

  折满满的16家门店位于上海、杭州、南京三地,其官网显示拥有100平米标准店和3000平米旗舰店两种店型。折满满Z·maxx创始人李斌曾任职于苏宁和红星美凯龙,对线下零售有深入洞察。折满满创业初期对标的是美国的折扣百货行业龙头TJX。

  19、青沧食品折扣店

  深耕西安的软折扣品牌,创立于2019年的青沧食品折扣店大多都开在社区里,主营临期食品为主,深受其周边居民的热爱。

  20、折堂优品

  折堂优品的策略主要以布局川渝一带的货仓为主,帮助其快速建立连锁加盟体系。目前不到20家门店的折堂优品,主营临期食品,对标社区便利商业。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35276-1.html

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工作服定制

2022.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