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服装厂阅读剑拔沉埋便倚天:疫情下的宁波外贸

发布时间:2020-06-02 13:45编辑:小小编 点击:

                      欢迎访问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制衣厂的官网
“冲浪滑板、户外帐篷……这些都卖不出去了!”看着样品间里琳琅满目的百货,林聪无奈地摊了摊手。往年3月是外贸旺季,但今年等待他的是七成订单被延期。“这样下去,恐怕二季度的出货量将直接砍半。”


  全球蔓延的疫情像火山瞬间迸发后的尘埃,让宁波外贸蒙上了一层厚重的灰土。

  林先生的遭遇,恰是宁波2万余家中小外贸企业疫情下的缩影。

  截至3月底,在宁波市商务局重点监测的911家外贸企业中,有30.3%遭遇订单取消,46.1%遭遇了延期困扰,尤其在非刚需类的日用品行业,受影响最严重的企业,竟有50.5%的订单被取消,被迫延期的订单量高达74.1%。

  有人说,疫情来了,中国打上半场,外国打下半场,外贸人打全场。但宁波外贸人说,他们已为加时赛,甚至是点球大战做好了心理准备……

  林聪是鄞州一家经营日用杂货出口的贸易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年初爆发的这场疫情会有如此巨大的冲击。

  “我们正式上班是2月中旬,可当时工厂复工率只有50%,基本无货可出。”林聪说,在此期间公司断断续续一直有接到订单,只是苦于没办法按期交货。

  其间,国内疫情逐渐好转,到3月份产能基本恢复。可就在他满怀欣喜,以为“终于迎来春天”时,全球疫情爆发了——好不容易扎挣着游到岸边的他,再一次被迎面打来的浪头,卷入了深深的漩涡。

  “有一笔美国的户外用具大订单,本来说好要3月份发货,客人说要延迟到明年3月份。”林先生皱了皱眉,“可我已经付了30%定金,价值100万元。他们说直接延期一年,等于说我这笔钱就冻住了。还有一家德国商超,明确给出了延期一个月的付款计划。”

  紧接着,订单取消或延期的消息层出不穷。林先生发现,他手头上近800万美元的订单70%延期,预计二季度的出货量也将同步削减。更何况,眼下的船期已延迟到7-8月,何时出运还是个问题。

  余姚的灯具厂商李木,和林聪一样焦灼不安。

  一个多月前,李木还在四处为物料采购奔走。“很多在安徽等地的上游企业还没完全复工,物料供应不上来。”李木说,他们当时不惜一切代价来保证正常生产,不仅给供应商加钱,甚至还派工人过去帮忙。

  然而公司重要客户都在欧美国家,新订单骤降,求着供应商找物料的形势,很快就被“即使供应商降价,也要压缩生产”取代。

  “我们当前的订单基本能保证半年的生产,但是二季度及之后的订单量,甚至可能无法达到往年的20%。”李木说。

  不仅如此,他们陆续还碰到了一些揪心事——

  林聪一位合作十余年的老客户,去年为了在12月15日加征关税前赶货,把所有出货计划都往前挪。这既花费了大笔资金,还导致大量库存积压。万万没想到,非但没有迎来可观的销量,却因疫情而变得雪上加霜。

  “我们一直催他付款,但仓库里的囤货清不掉,他们的资金链就断了。原先我们每周都能收到他们5-6万美元的汇款,最近也因为疫情形势严峻而中断了。”

  海外市场的不确定性,加剧了贸易的风险。“许多中小企业不敢接新订单,即使手握订单,也不确定是否要开始生产。”中基宁波集团副总裁应秀珍举例道,“假如有500万美元大单摆在眼前,万一全额垫付给工厂后不幸被取消,将为外贸企业带来近1000万美元的损失。那这笔生意,到底做还是不做?”

  面对外贸订单,进退维谷,正是广大中小企业目前最真实的处境。

  “我每天几乎都是1点以后睡觉,就为了看美国和欧洲的新闻,以此来判断公司下一步该怎么走。”就这样,日复一日,担心疫情继续蔓延和期盼疫情早日结束,在李木的心上碾出两道车辙。

  没有订单,李木也没闲着。他相信疫情会加速全球供应链的调整。

  “公司目前当务之急是,要保障海外子公司的销售优势。坚持联络好、服务好客户,比如为客户介绍中国防疫经历,捐助口罩等防疫物资,给予他们必要的人道关怀和帮助。也会以未来需求为导向,和客户一起讨论和分享新产品的思路与研发进程。”

  “在这个过程中,依旧不能对研发有丝毫的放松,我们正在集中研发力量,加快产品的创新。”李木说,公司的自主研发项目创造了超过7成的经济效益,远远超过客户定制项目。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一直在进行智能装配线改造,目前一条生产线已经投入使用,效率足足是人工流水线的近5倍。

  同时,他们已经开始进行东欧OEM的努力,打算在了解当地的法律法规、供应链后,建立自己的工厂。

  最近的半个月,林先生也忙起了防疫物资对接。在公司的办公楼下,一辆UPS国际快递车正整装待发,等待着小批量的民用口罩以包裹形式,搭上支援欧美客户的旅途。

  “2月底的时候,我们问美国客户要不要寄口罩,他们当时说不用;没想到现在口罩也成了他们的刚需。非常时期,我们也在靠防疫产品补一点出货量的缺口,估计4月防护用品的出货量会更大。”

  与此同时,林聪也在考虑通过天猫旗舰店等内销渠道,实现“多条腿走路”。目前,公司的现金流尚可。他相信等待疫情结束,总会迎来海外销量反弹的那一天。

  李木同样相信,疫情早晚会得到控制,而成功终将垂青于有准备的人。“经济复苏后,我们能够凭借性价比更高的产品,赢得客户的青睐,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欧美国家,大量商城、工厂的关停、工程项目停摆——出海路子暂阻。这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尤为相似。

  一家外贸企业关联着上下游许多企业生计。也就是在那一年,许多外贸老牌企业开始选择“出口转内销”自救,却四处碰壁。

  “制笔大王”宁波贝发在2008年,借奥运契机,投资近2亿元建起了亚洲最大的奥运商品物流、营销和供货基地,向内销转型发起背水一战。

  同一年,创源文化在宁波寸土寸金的和义大道,开起了第一家“纸器时代”门店,一度在国内也有六七十家直营店,但最终在2014年暂停了国内市场新开辟的项目。

  事后谈起这场转型之战,贝发董事长邱智铭深感其中艰难:“做品牌不难,要做出有价值的品牌却很难,除了资金还需要时间,没有每年几千万元投入,没有人才储备,就是一场打水漂。”

  创源文化的董秘邓建军则表示,创源首次试水国内市场折戟,一方面是因为相关产品的市场还有待培育,另一方面则是高端产品的特性决定了渠道的投入难以下降。

  但早前的试水,都绝不会是一个终点。他们都意识到了面对内销渠道之难,不仅要“借力”,还要“聚力”。

  2018年,创源文化重启了国内市场开辟计划,针对不同产品定位,先后开起了“少女心选”、“恋屿”等几个自营文创品牌。

  “这一次,为了布局和锁定国内市场,我们投资了3家国内运营的公司和1家基金,为国内市场提供资金保障和渠道保障,投资规模加起来五六千万这个水平。”邓建军介绍。

  除了通过淘宝、拼多多等平台开启自营品牌的线上店铺,创源文化还为网易云、小米等生态提供定制产品。并且,随着文创产品受众的扩大,他们还将尝试接触一些专业人士进行直播带货等等。

  在他看来,现在新生代的消费者消费能力强、包容度高、更注重个性化表达。同时,电子商务的渠道的下沉,可以让消费者直接面对工厂,然后根据需求设计、采购、生产、发货。

  邱智铭则准备联合上下游逾380家企业,构建一个叫做“享生活”的互联网云消费平台,在“享生活”互联网云消费平台发放50亿元企业消费券以及5000万只平价口罩,激发消费潜能,拉动市场消费需求。

  他和供应链上的各家企业达成了统一意见,这段时间大家都少赚钱,先养活工人,先活下来求生存,零售价与会员价差价部分,统统用消费券来抵扣,抵扣率可达50%至70%。

  “我们当下的宗旨是牺牲利润保订单、保就业、保现金流、保社会稳定,当务之急,企业只有咬牙坚持,才有挺过去的可能。”邱智铭说。

  11年前金融危机时,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会长杜钰洲曾说,当行业处于低谷,龙头企业一定要振作士气,像头雁一样带动更多中小企业飞跃眼前的困境。

  这场考验,考验的已经不仅是一家外贸企业的抗风险和转市场的能力,更是对一座城市外贸行业的大考。

  3月30日,宁波市召开全市稳外贸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全国率先出台十条“稳外贸”新政,筹新增财政资金近2亿元用于帮扶企业,并力争尽快兑现到所涉企业。

  林聪长期与中国信保宁波分公司合作,通过疫情期间快速理赔的“绿色通道”,在4月就收到了价值1200余万元的赔款。这一笔赔付,着实帮他盘活了流动资金,并顺利挽回了不少损失。

  这些具体的行动,不仅能降低中小微企业规避订单取消或延期风险的门槛,还能帮助企业及时掌握买家的经营动向,为疫情过后稳步恢复生产发展打好基础。如果说金融工具能为企业接单插上“保险带”,那么线上展会的“云撮合”,则将解答“订单从哪来”的问题。

  一些想试水电商直播、社交电商的企业可以于4月9日参加宁波“千企万品”电商云促销系列活动,与抖音线上直播业务做对接;4月10日,市商务局还将搭建平台,开展一场“拼多多与宁波企业视频直播对接会”。

  渡过了危,就是机。对于要扛满全场的宁波外贸人来说,他们熬过了艰难的春天,还要思考如何度过夏天、秋天和冬天。

  只有把准备做得更完备一些,才能等来下一个春天。

  (应受访对象要求,李木、林聪为化名)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297988-1.html

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制衣厂

2020.6.2

上一篇:长春服装厂毛皮服装的设计哪家好?
下一篇:长春服装厂毛皮服装的制作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