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服装厂阅读穿JK制服的炒股女孩

发布时间:2020-06-29 13:45作者:小小编 点击:

              欢迎访问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制衣厂的官网
十五岁的现役JK女孩冉冉不懂,为什么原价100元的裙子转手就可以卖到500元,穿过再转手也可以卖到三四百。“穿JK制服的都是那么单纯可爱的女孩,H狗(卖高价的人)凭什么赚她们的钱?”

二十岁的过期JK女孩阿九经营着上千人的客户群,手握2个闲鱼认证玩家账号,与八家JK制服实体店深度往来,仅凭代购制服月入过万,倒手收入更为乐观。“一件衣服能赚三五十,有的赚三五百,店铺上新就躺赚。”

二十六岁的小简不愿意称自己是JK女孩,2018年起炒了两年潮玩的她转投JK制服,见证了JK制服炒股的指数增长,也顺势凑个热闹,参与小规模抢购和倒卖。“现在的小孩太可怕,百十来块钱的衣服也要炒,然后你贵买没人伸张正义,贵卖出去,那就有一堆中学生从闲鱼到微博‘挂人’,骂的你狗血喷头。”

图:JK制服裙

2019年起,JK制服接棒Lolita,成为发展最为迅猛的小众服饰品类。短短2年时间,JK制服市场规模迎来千倍增长,产品平均单价涨幅超50%。仅2020年春节期间,上线新品sku过千,多款销量过万,累积销售额超5亿。而制服大店中牌2019年11月旧款再贩,10分钟销售额三千万的记录也后继有人,兔姬舍爆款温柔一刀再贩半小时销售35W件,销售额4000万以上。

产品的火爆,带动了二手交易市场的繁荣,同样也延伸到了线下的消费场景。目前全国各地经营JK制服、Lolita、汉服的“三坑服饰”实体店超百家,Comicup、ChinaJoy、BilibiliWorld、杭漫等各大漫展也陆续开放了三坑服饰专区,上千万女孩成为JK制服的消费者。

消费者暴增,热门商品供不应求。于是,继炒股、炒鞋、炒潮玩之后,低成本低门槛的炒JK制服,成为当代女中学、女大学生的绝妙选择。无数像冉冉、阿九、小简这样的女孩,面对“JK炒股”意见相左,冲突不断。

但毫无疑问,穿JK制服的炒股女孩,已然成为特别的标签,接受着时代洪流两极化的冲击。

【一】入圈

阿九入圈不晚,高中时就会去日拍淘一些喜欢JK制服。最正统的JK制服,是日本女高中生的校服,具体分为水手服和西式制服,包括水手服、格子裙、衬衫、西装、毛衣、鞋子、小物等,每个大类又根据数据不同,有详细区分。

后来随着国内二次元文化的兴起,曾经做过日本代工的国内服装厂开始生产国产JK制服,从最初的山寨日本款式,到同格再到原创设计,经历了不短的时间发展。 

一直以来,JK制服都是圈地自萌,对于大众来说,JK制服代表着穿日系服装的二次元女孩,甚至带着性暗示的标签。直到2019年中,JK制服通过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闯入了大众视野。凭借乖巧,日常,学生等关键词,大众对JK制服的包容度远高于Lolita和汉服。

也是有一天,阿九注意到好多国产原创JK制服的出现,相比动辄一套几千还要等半年的二手日本校服,百元的全新国产JK制服“有点香”,于是她转投国产,成为各JK制服店初期的消费者。

小圈子的爆破总是来的猝不及防,以bilibili生活区百万粉UP主 @ 机智的党妹 一个“JK制服妆容”视频为引,在各平台营销号的推波助澜下,2019年9月9日,中牌制服馆一条名为“山吹”的裙子打响了JK制服炒股发令枪,再贩销量7W条,原价108元,闲鱼二手价200元。

“突然一下子,JK制服火了,7W是很多店开店以来的销量了。”有JK店主在微博小号表达震惊,“以前裙子都是200条起做,能卖到500条1000条就是销量不错,单款上万条,还是卖过的款式,以前想都不敢想。”

阿九也是在这个时候发现,曾经随时可以买到的中牌现货突然值钱了起来。180元秒卖,200元挂一挂也能卖掉,运气好拍卖碰到冤大头能卖到300块。虽然也就几十块的差价,但相比原价108的基数,就是80%-200%的利润空间。

阿九开始寻找货源,北京读大学的她在地域和时间上有了天然优势。北京有三家三坑实体店,两家与各大JK制服店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阿九开始从这入手,加微信,加QQ,加群,认识店长姐姐和店员。

由于圈子刚开始炒价,很多人的消息并没有那么灵通,所以闲鱼/微博/转转捡漏也成为阿九早期的货源来源,另外抢购JK制服淘宝店的掉落货源,则是最省事省心的方式。

【二】出圈

2019年11月,淘宝店中牌制服馆旧款再贩十分钟销售额超3000万,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出现了好多关于抢不到裙子的抱怨。同期,中牌、优马等制服老店好看货又少的旧款蹿红,迅速成为各大平台营销号、网红、种草姬的安利热点,一夜之间,JK制服遍地萌款。

即使炒了股,一条原价100多的裙子卖到二三百,对于很多成年人来说也并没有抬高门槛,小简就是这样,相比59元炒到上千元的潮玩圈,JK制服的炒作涨幅显然是小巫见大巫。喜欢就买几件,不喜欢就按照市场价出掉,寻着玩潮玩的老套路上手不难,还能免费穿穿新裙子玩。

但JK制服圈显然没有那么简单,由于单价低,校服设定,设计简单,家长更容易接受,JK制服强势下沉至高中甚至初中年龄层,在具备时装的穿着价值的同时,收获了小众“稀罕物”特有的收藏价值,甚至可以为消费群体带来独特的“优越感”。

微博热搜出现“JK制服初中生穿山出警”事件,线上JK警察也扑向闲鱼。一款秋宝红白波点少女领结,原价35元,拍卖价1000元,日常销售均价也在100元以上,小简挂了45元,竟然在闲鱼遭到了“网络暴力”。什么“十块钱也要赚”,“缺十块钱买M吗”等等各种难听的字眼一夜之间出现在小简的闲鱼商品留言区。 

“匪夷所思,潮玩圈从不这样。价格能接受就买,为了十块钱来骂一个陌生人真是特别幼稚。”小简回忆起这件事依然忿忿不平。而就在那几天,波点少女领结成为闲鱼上的靶子,只要不是原价售卖的链接都有又酸又脏的留言,很难想象是十几二十来岁,穿着JK制服看似清纯的女孩所说,高价链接和骂人留言也逐渐成为闲鱼JK制服热款的必备光景。

此时的阿九已经逐渐摸通了JK制服的炒作门道,什么店家什么样的设计什么量的库存可以卖到什么价格,在她心里仿佛有了严密的计算公式,判断和囤货基本从未失手。而由于本身就是JK制服重度购买者,面对JK警察的网络暴力,阿九的应付显得游刃有余。她有四个闲鱼账号,两个用来卖,两个用来买。用来买的账号就本本分分,没有任何JK警察反感的交易记录,轻松捡漏。

图:半年多阿九两个闲鱼账号累计交易流水超40W

用来卖的账号则用心良苦,先是申请了闲鱼内测期间的认证用户——闲鱼玩家,相当于加V,自带KOL光环,另外产品随卖随删,买家筛选严格。“JK警察都是欺软怕硬,我加了V,很多人说话前也要掂量掂量。另外买JK制服的群体比较从众,如果前几条留言是骂,那后面留言肯定都是骂,如果前几条留言是夸,那后面肯定也都是夸。所以用小号做舆论维护和删评论都很重要。”阿九总结了防网暴的几个小技巧。

随着经验的积累,阿九的生意也在2019年底迎来巅峰,那就是成为漫展买手。以北京IDO漫展、上海CP25漫展为契机,阿九建立了微信和QQ两个群,接单场贩代购,每件15到50元不等。由于漫展很多款式是预约下定金,不需要搬货发快递,阿九没有太多边际成本,几天展会下来买了100多件现货,接了300件的预约。一传十十传百,阿九的代购小群超过了八百人,这也成为后续接单实体店代购的主要客源之一。

冉冉就是这个时候认识的阿九,她进了阿九的QQ群,两件30元找她预约了两条梗豆物语的CP25场贩JK格裙。冉冉觉得阿九特别好,辛苦跑展会排队只收一杯奶茶钱,和其他买了就转卖的“H狗”不一样。“小姐姐态度超好,辛苦啦~还会再找你代购的!!”冉冉在闲鱼给代购阿九这样的评价,显然她并不认识炒JK制服股的那个黄牛阿九。 

阿九也认认真真做到了“人格分裂”,针对线上抢不到,线下去不了的买家,把可以炒股赚差价的款式用单独的账号卖掉,把不能炒股的款式以收代购费的方式在社群卖掉,还积攒了口碑和粉丝团。 

冉冉则为自己是一个JK女孩感到骄傲不已。每每假日与同学出去玩,穿上一套JK制服的她觉得自己在同行人中特别突出,“走在路上总有人瞟过来”,飙升的回头率让冉冉害羞又暗爽。随手拍拍照发发QQ空间和微博,冉冉也会收获来自同学和网友的称赞,“喜欢JK制服真的是太好了。”她总是这样想。

随着JK制服圈子的扩大,微博关于JK制服的资讯号也从原来的三五个变成了近百个个,部分账号粉丝也从之前的几万暴增到十几万甚至更多。比如,做得最早的JK制服资讯号@popo的JK制-服资讯 粉丝达到69W,2019年还是30W左右;增长最快的@JK闹钟,从2019年11月更新至今不到半年也已经达到68W粉丝数。

而树洞比如@JK日常 粉丝数达到61W,其他树洞号也多多少少有着上万粉丝。飙升的粉丝让树洞逐渐成为JK制服女孩的负面集中营,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任何代价,选择用匿名投稿的方式由博主发布关于店铺、网友等的吐槽,就可以引发评论区的讨论、争吵、甚至群体网暴。

冉冉尤其讨厌靠倒卖赚差价的JK制服黄牛,有空的时候,她喜欢把闲鱼上挂高价的人投稿到“JK制服树洞”里“挂人”,看着自己讨厌的人被大家骂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甚至有一种领头羊的感觉。不过冉冉也不傻,骂归骂,轮到自己卖东西的时候也会按照市价出售。“我原价卖掉如果再想买也买不到,为什么要亏卖。不过我就卖几件,为了自己不亏,不是为了赚钱就不是黄牛,不算炒股。”

【三】再出圈

后来吃一堑长一智的小简找到了JK炒股的正确打开方式,就是从众,卖跟大家差不多的价格,然后在商品描述里“卖惨”——“我也是H入H出,我也不是原价买的,我买的时候更贵已经亏本出了,就可以像有了保护伞一样,自动屏蔽JK警察。

由于JK制服圈子瓜太多,小简经常和之前潮玩圈子的朋友八卦,在朋友的提醒下,她开始安排了代拍工具。之前抢潮玩时候,做技术的朋友写了代拍程序,精准度超过不少淘宝的专业代拍。于是小简顺利成为想买啥有啥的JK制服买家佼佼者,拍三卖二约等于免费收获一件新衣服。

显然,像小简这样有其他圈子炒作经验的人并不是特例。市场的变化总是扑朔迷离,随着2020年JK制服热搜不断频频出圈,也吸引了无数新的商家、买家,当然还有娴熟的投机倒卖者,在多重因素的夹击下,JK制服市场迎来前所未有的价格博弈。 

国产JK制服开店门槛被踏破,做动漫周边的做手办的做cosplay经纪的争相开店,很多大学生甚至高中生也纷纷下海,成为生产三无服饰产品但依然骄傲的“JK制服小店主”。据统计,有成型产品出售的店铺数量从2018年底的不到一百家增至2019年底的接近500家,截至2020年中已突破800家,设计稿公示的店家数更是破千。

JK制服的天花板也在节节走高,兔姬舍一款温柔一刀格裙再贩半小时销售35W件,销售额4000万以上;秋宝家一款珍珠小姐领结2小时销售近5W件,销售额近200万。优马、梗豆等日制布新款裙单价近500元,被买家戏称为“涨价不给黄牛活路,差价我自己赚”。

实际上,销量和价格都有着虚高的成分,因为太多买家抱着买到就是赚到的炒股心态,先买再说。炒JK股的女孩早就不只限于三三两两的倒手,而是成为整个圈子的行为习惯。专业倒手的人也从最初在圈里的买家,增加到从不穿JK制服的炒鞋壮汉、卖演唱会门票的黄牛、甚至吃瓜群众。

春节在家大家实在是太闲了,而JK制服这种预售形式居多的线上消费从未停止,为广大黄牛的空档期填补空白。小江就是在原来炒鞋的群看到大家都在抢一款叫电竞少女的裙子,“快来抢裙子,一百一条挂闲鱼秒卖,女孩的钱真好赚。”有兄弟在群里转发了消息,几个人就行动了起来,小江抢了8条,去闲鱼一看,一条只能卖200,就都退款了。“群里有人随手挂了500一条,结果一看市价才贵了几十块钱,就这还好意思叫炒?”

阿九的业务随着新黄牛的入侵,收到了一些冲击,毕竟她本来就不是技术流。好在代购业务已经跑通,与国内多地实体店有私下的PY交易。顺便由于之前跟店长们混的太熟了,只要上新好卖的款式,都会给她黑箱几件,作为阿九日常帮助店里清冷门库存的报酬。

随着疫情阴云消散,阿九已经计划好了去7月底8月初的上海Chinajoy、CP26、BW展会三连,JK制服实在是太火了,各大展会设定售卖专区,对于阿九来说就是集中的赚钱机会。

另外,看的线下制服店的几个店员搭伙儿开了个JK制服淘宝店,阿九也在考虑找找工厂,正经出原创裙子,稳稳的每条赚七八十,总比倒卖靠谱,毕竟JK股市场开始乱了,再不找别的行动就晚了,留给二十一岁的她的机会不多了。

小简穿够了JK制服,虽然没有深度参与,但见证了JK制服炒股变更的几个重要节点,她觉得自己老了,无法融入小孩子的花花世界。冉冉依然热衷出警,但是又有一种无力感,看着越来越多人入坑,看着自己心爱的圈子堕落,骂不过来了。还有不少其他圈子的黄牛来来往往,油水太少,多半是凑个热闹罢了。

JK制服市场表面光鲜尚存,内部的问题逐渐显现,大规模翻车,小规模网暴,未成年店主,非常规诈骗……越来越多穿JK制服的炒股女孩前赴后继,有时候是韭菜,有时候割了韭菜,有时又开始迷茫。

注: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01590-1.html

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制衣厂

2020.6.29

 
上一篇:长春服装厂皮革服装设计特点有哪些?
下一篇:长春服装厂皮革材料的服装搭配设计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