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服装厂阅读分食30倍利差:Z世代脚下疯狂的炒鞋与潮流电商

发布时间:2020-07-03 13:45编辑:小小编 点击:

                    欢迎访问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订制服装的官网
事实上,近年来由于消费者的“追”与投资者的“捧”,中国球鞋二级市场早已呈现火爆之势。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5至2017年中国街潮市场复合增长率为62%,2019年中国球鞋市场规模预计超过10亿美元。

与此同时,众多靠着炒鞋瞬间暴富的神话不断上演。但故事之外,一夜巨亏、球鞋造假、内幕交易等乱象也层出不穷。

这是一个人性与道德的试炼场,也是热爱与疯狂的聚集地。

95后、00后疯狂炒鞋的背后,是球鞋二级市场与电商平台在不断助推鞋价的升高。这些平台未来到底是新电商,还是年轻人的赌场,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1

(拍摄:中服网)

鞋炒不穿

炒股不如炒房,炒房不如炒币,炒币不如炒鞋。

“赶紧冲,再晚一点就拿不到号了。”小飞(化名)边招呼三个同伴,边朝南京新街口Yoho!有货线下门店的方向跑。

这一幕源于几个月前小飞在线上抽奖时,抽中了一双匡威&Off-White的联名款帆布鞋。身边一位炒鞋的朋友告诉他,先压两个月再出手,后面肯定会大涨。

但只过了两个星期,由于生活费周转不开,加上担心鞋子砸在手里,小飞决定迅速脱手。很快,他挂在闲鱼上的鞋子就被一位上海买家拍下,成交价是5600元。而当初,小飞买进的价格仅为1099元,收益率高达410%。

潮鞋从几百元炒到最高几万元,通过炒家的击鼓传花,中间10倍乃至最大30多倍的利差,由不同的炒家分食。

据得物(毒)APP数据显示,这双39码的帆布鞋目前的市场价格为7199元。这意味着即便买家在5600元的价格买进,仍可以赚取约1600元的利润。而如果以原价买进,则可赚到高达6100元的暴利。

比小飞更为幸运是小陈(化名),他在2018年4月,以1299元的价格抢到了一双AJ与NBA球星伦纳德合作推出的联名球鞋“AIR JORDAN 1 RETRO HIGH”。但他没打算自穿,而是想卖出赚取差价。不过由于这一款鞋的市场价格一直未能达到他的理想目标,他便暂时将鞋子封存了起来。

2019年6月14日,伦纳德率领多伦多猛龙队以4:2战胜金州勇士队,拿下NBA总冠军,他本人也夺得了最有价值球员(FMVP)。球馆内,球迷们激动不已,球馆外,鞋贩子们欢呼雀跃。当天,“AIR JORDAN 1 RETRO HIGH”的市场价格不断飙升,其中40.5码的球鞋市场价甚至一度涨到39999元,溢价近30倍。

得知消息后的小陈迅速将鞋子挂上闲鱼售卖,最终成交价为26000元,获利高达24700元。

实际上,在专业炒鞋圈内,小飞、小陈这样的大学生买家连散户都算不上。一位圈内人士在接受懂财帝采访时表示,“南京稍微大一点的鞋贩子,年交易额基本都在1000万元以上,利润率不会低于50%。”

据介绍,Nike、Adidas等限量款、联名款品类的发行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官网或委托得物(毒)、Nice等平台线上登记发售,第二种则是在线下门店抽签发售。而鞋贩子们往往会通过雇佣大爷大妈在线上登记,或在线下排队的人海战术来提升整体中签成功率。

更为重要的是,鞋贩子们拥有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同行微信群,能够轻易的调货囤货,在市场上造成供需不平衡的假象,并在短时间内共同炒作某一鞋款,谋取暴利。

“如果说这两年的球鞋市场是一个罪恶的话,那这些球鞋APP就是罪恶的推手。”球鞋收藏家左述认为,平台要对球鞋市场的过度火爆负很大一部分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在此前国内炒鞋风潮最热的时候,球鞋交易平台“斗牛”曾用K线、涨跌幅等专业图表呈现球鞋价格走势;“毒App”上线寄售服务;“nice”上线闪购服务;市场上甚至还出现了区块链交易所上线球鞋交易区。

但迫于监管方的压力,各平台随后纷纷打出了“鞋穿不炒”的口号,并声明不支持“K线、涨跌幅”等金融展示形态的暗示性内容。

分食30倍利差

“几乎所有鞋款都可以代过得物(毒),yeezy、匡威100%包过,价格普遍在13元左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店家表示,目前在闲鱼上已经有很多代过得物(毒)、识货等平台鉴定的服务,这些服务主要是为了满足部分买家的虚荣心,也有一部分人靠着代过的鉴定在闲鱼上卖假鞋。

据店家介绍,真正大批量生产带得物(毒)鉴定书、防盗扣等4件套的假鞋厂商,主要分布在福建莆田和广东东莞一带。2019年,新京报在莆田进行假鞋制造探访时发现,得物(毒)已经成了当地的“金字招牌”。

一位业内人士曾在接受采访时说,“Yeezy很好造假,基本上没有规范防伪标志,不管是满天星还是夜光,即便做得再花哨,照样能作假,甚至能比真的还厉害。”

鞋款的爆红加上假货日益猖獗,让球鞋鉴定师开始成为这个新兴市场的稀缺资源。

据了解,目前得物(毒)的鉴定业务分为线上和线下,共有数百位鉴定师。线上每天会有20位鉴定师参与工作,实行每天轮换制。但得物(毒)方面并未透露平台鉴定球鞋的标准与流程。

圈内人士小缪(化名)向懂财帝解释,球鞋鉴定实际上是一个基于鉴定师经验的主观经验工作,没有一个流程化的标准。这是因为即便是同一批次的货品也会出现质量不稳定、错版鞋的情况。除此之外,每个鉴定师的鉴定方法会有差异,不同的品牌、款式也有不同的鉴定标准,有的会看包装,有的看领标,还有的是看工艺走线。

而就连Nike、Adidas等官方品牌厂商也很难对高仿球鞋做出精准鉴定。2007年纽约布鲁克林警方查获了一批价值300万美元的假耐克鞋,但耐克派来的人在检查过后却发现这些都是正品,最后查了库存、生产和销售记录才确定都是假鞋。

实际上,代鉴定、造假鞋只是球鞋市场乱象的冰山一角。鉴定师参与造假、人身骚扰攻击、同行恶性竞争等现象正愈演愈烈......

2019年,一位名为“AJ猛哥”的鉴定师爆出另一位知名鉴定师“ben”收钱给假鞋过鉴定。但随后,ben立即否认,并发出了与鞋贩子对话的截图。

小缪向懂财帝证实了类似的情况:“球鞋鉴定师就像是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他们掌握着判别真伪的标准,也是离造假最近的人。”

男版“小红书”?

“历史上第一次,中国的消费者和发达国家的消费者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Nice创始人周首从中学开始就迷上了球鞋,忍着不吃午饭也要攒钱买鞋,甚至在报高考志愿时为了以后能在球鞋网站做交易,他直接选择了软件工程专业。

2013年10月,周首认为的“潮流消费的Timing”到了,他迅速推出了国内首家“图片+标签”潮鞋社交软件Nice。短短一年内,Nice就完成了由老虎环球基金、VY Capital投资的3600万美元C轮融资。

但在虎扑联合创始人、总裁杨冰看来,虎扑社区已经依靠先发优势完成了初始的用户流量积累,缺少的是交易闭环。2014年2月,虎扑上线导购网站虎扑识货,并在4月上线APP。但令人失望的是,虎扑识货却一直没能成为头部产品。反而是2015年9月才上线的得物(毒)APP,在竞争中一路高歌猛进。

据透露,2018年得物(毒)APP的月度GMV已达到2亿元,预计2019全年GMV在60-70亿元之间。此外,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得物(毒)APP的MAU将近800万,而Nice、Yoho!有货的MAU则在300万以上。

由于球鞋电商平台的逐渐壮大,综合电商在二级球鞋市场上日渐式微,小仙儿(化名)正是一个这一变化的亲历者。在球鞋电商诞生前,小仙儿与某家皇冠店铺合作。他把货寄到店铺,以他的名字建仓,店铺负责管理货物、上架销售,从中收取10%(每双鞋)的手续费。

但他始终觉得双方之间合作的限制太多,自己不能随意定价。因此在球鞋电商兴起后,他迅速做了转型。

从模式上看,得物(毒)、Nice等球鞋电商的壮大似乎仍然没有脱离淘宝、京东等综合电商的发展套路,主要通过先期的社区运营积累用户流量,以及提升用户粘性,在再通过上线球鞋转卖与提供鉴定服务来收取手续费。

对比之下,拥有货源的卖家们只不过是从这个“菜市场”跑到了另一个“菜市场”。

据小缪介绍,各平台的手续费标准不太一样:目前毒的费率最高,在7.5%~9.5%之间,还要缴纳一定的违约保证金;Nice则是对于现货商品,收取定价的4%,对于预售商品收取定价的8%;有货和UFO等非头部平台暂时不敢收取佣金。

4月20日,拼多多与鉴别平台Get达成鉴别服务合作,拼多多(百亿补贴&多多潮鞋馆)将全面接入Get的质检与鉴别团队,这被看做是拼多多为争夺球鞋二级市场,吹响了正式进攻的号角。

面对巨头的冲击,得物(毒)似乎无意过多纠缠,而是朝着自己的转型方向迈进。今年1月1日,毒正式更名为得物,对外宣称的平台定位为“新一代潮流网购社区”。其底部界面设置变更为“得物”(主打内容信息分享)、“购买”(主打电商平台)、“服务”(主打球鞋闲置交易与鉴别服务)。

“从产品形态上看,得物(毒)更像是在对标小红书。”小缪认为,得物(毒)的资本故事最终能否成型,还有待观察。

谁是“韭菜”

泡沫终会破裂,最贪婪的人或许就是那颗“韭菜”。

这次疫情对炒鞋的小李(化名)来说打击很大。去年11月29号他和朋友凑了8000元,又借了同学5000元,以1299元一双的价格一起买进了10双AJ1 Retro High黑红篮球鞋。但没想到由于疫情的原因加上国家对球鞋市场监管趋严,这款球鞋的价格一直在下降。

为了先还上同学的欠款,他不得不忍痛以939元的价格卖出了其中的6双鞋。而光这一单,他就亏损了2160元。

“这比炒大蒜还不靠谱,大蒜还可以根据天气,和种植面积来计算,球鞋根本不行。”入行10年的球鞋每人Alex认为,这场狂热终会平静,留下的只会是一地鸡毛。

但目前对于小李来说,他并不想炒鞋热迅速消散,因为他还盼望着手里的4双鞋能升值弥补一点损失。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02125-1.html

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订制服装

2020.7.3

上一篇:长春服装厂针织服装的分类有哪些?
下一篇:长春服装厂阅读LVMH老板阿诺特为何押宝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