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服装厂阅读森马这次“抄作业”,把对方名字也抄了

发布时间:2020-09-19 13:30编辑:小小编 点击:

                欢迎访问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定制服装的官网
不久前,森马再次换新LOGO,有网友讨论这次森马的新LOGO是否还会被吐槽。但事实上,真正该吐槽的不是森马的LOGO,而是它的“人品”。

昨日,LOOSE品牌主脑欧子在微博发布消息称,森马抄袭自己品牌的一款外套设计。

根据LOOSE官方微博账号LOOSE_Official的说明,森马20SS系列的满印牛仔服,从设计到印花细节与LOOSE 18AW牛仔系列一模一样,抄袭了他们18年的款式,再加入他们19年产品的颜色。

更过分的是,森马竟将LOOSE的logo(LOOSE元素印花)也原封不动地照搬了过去。这让LOOSE团队感到无奈:原来抄人家作业把人家名字也抄了的事情,真不是段子。

LOOSE品牌主脑欧子表示,自他从事服装设计这一职业以来,“抄袭”就一直存在。而在所有涉及“抄袭”品牌中,森马是他目前遇到过规模***、知名度较高的品牌。

“之前一些小品牌抄袭就算了,现在选择发声,是因为森马作为一家知名的服装企业,竟在抄袭的道路上如此没有底线。我们辛辛苦苦做了三年,才有一点人气,而他们那样规模的品牌,一天的流水可能等于我们一个月的流水。难道原创设计、付出的心血就不值得尊重吗?”欧子说。

LOOSE是一个原创服装品牌,2017年由来自中国的欧子在东京创立。品牌主要围绕着成员生活里各种方面为出发点,以简单纯粹的方式表达对街头的理解,并将中国和日本特有的元素融入设计,试图在两个国家之间搭建一个有趣的桥梁。

目前LOOSE团队仅有5位成员,面对抄袭侵权,他们表示没有任何处理经验,不清楚应该采取何种手段对自己的原创设计进行维权。“现在团队先去淘宝投诉试试。”欧子说。

事实上,森马被指抄袭不只一次。

2018年,有知乎网友指出森马一款T恤抄袭韩国刘亚仁的自创品牌。该网友称,该服装正品出自韩国演员刘亚仁的#studio concrete#混凝土工作室,是2015年上线售卖的数字系列卫衣、T恤,曾在时尚潮牌界流行过,还进行过公益售卖。

针对涉嫌抄袭,不少网友曾要求森马立刻下架服装并道歉。这也是欧子希望获得的最基本的回复,“像我们这种小规模的工作室,要走法律程序的话,还得涉及律师费用,我们一时半会也没有条件走到那一步。”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如果抄袭的是服装上的图案,一般属于侵犯美术作品的版权。除此之外,如果抄袭的是服装整体样式,则难以适用著作权法进行保护。

“一般情况下依据专利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如果他人对服装的整体样式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则对于抄袭行为可以以专利侵权为由进行起诉。”赵占领说。

但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涉及抄袭的被害方选择法律途径维权的很少,最后结果多不了了之。即使是通过法律维权,也很少有原创品牌在创立品牌时就有足够的经费去申请外观设计专利。此外,正如欧子所言,在寻求法律途径维权时,***的阻碍主要还是取证成本和诉讼成本。

深圳潮牌ROARINGWILD,曾在官方公众号发布文章:《抄袭是门艺术,海澜之家使人嫉妒》,公开指控国内服饰巨头海澜之家旗下潮牌黑鲸HLAJEANS抄袭,将他们的2018春夏系列改成2019系列新款发售。

网络红人“雪梨”的淘宝店铺“钱夫人家 雪梨定制”所售服装,被国内独立设计师品牌i-am-chen控诉抄袭的事件,也曾在网络上持续发酵。尽管涉事服装已下架,但并未获得正式的道歉。“中国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尚在萌芽阶段,目前国内环境下,做原创设计非常艰难。所以面对抄袭,设计师很委屈。”i-am-chen品牌负责人曾说。

尽管服装行业中的“抄袭”已司空见惯,而“维权无果”也是老生常谈,不少同行劝欧子“习惯就好”“被抄说明你们是大牌”,但欧子表示无法忍受这样的“陋习文化”。

“国内不管是服装业,还是其他行业,根本就不尊重知识产权方面。比如说原创音乐,很有可能就直接让人拿走了,你也没办法追责。更显而易见的,现在国内这些火爆的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不就是纯偷人家韩国《Show Me The Money》的吗?这似乎变成了一种常态,但我非常不屑这样的方式和态度。”欧子说。

记者曾通过微博私信森马,询问是否存在抄袭行为。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对方回复。

“真心希望像森马这些大资本别太没底线,能让我们这些独立自主的小朋友们至少有个存活的空间就行。”欧子说。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10802-1.html

长春服装厂                     长春奈川定制服装

2020.9.19

上一篇:长春服装厂阅读安踏宣布未来3年再捐赠6亿元,惠及600万欠发达地区青少年
下一篇:长春服装厂阅读购物中心开始“收割”街边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