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工作服定制阅读王嘉尔、陈伟霆、华晨宇…2020年,爱豆们都在推潮牌

发布时间:2020-10-24 13:00编辑:小小编 点击:

            欢迎访问长春工作服定制                 长春奈川服装厂的官网
一直以来,明星与潮牌,似乎脱不了干系。利用自己的名气发展副业,是明星最常见的“赚钱”手段。而成立潮牌并非只有单一的“圈钱”目的,Ta还是爱豆们个人品牌形象的延伸,一种更为具象化、标签化的表达。

在国外,侃爷的Yeezy、蕾哈娜的FENTY、权志龙的PEACEMINUSONE……其销量和口碑均实现双丰收。

国外明星们把潮牌副业经营得如火如荼知己,国内的明星们也开始纷纷成为“斜杠青年”。

尤其国潮兴起,国内粉丝经济渐成规模,泛娱乐化市场迅速膨胀,越来越多明星纷纷加入到这个市场阵营,推出个人潮牌,比如陈冠希的CLOT、五月天阿信的STAYREAL、李晨和潘玮柏的NPC、郑恺的DUEPLAY……

虽然受到疫情阴霾笼罩,但在过了一大半的2020年,加入到潮牌行列的明星不在少数,而且大部分都选择主营服饰鞋包品类。

今年,这些爱豆做起潮牌生意……

如果把爱豆的公众形象视为IP,那么潮牌已成为这个IP最常见,也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和表达方式。今年,这些爱豆凭借自己对时尚的解读,纷纷做起潮牌事业,其自带的光环,让品牌一推出就成为了潮牌市场中被关注的热点。

1、王嘉尔:TEAM WANG

TEAM WANG是王嘉尔花了三年时间准备的个人潮牌,今年7月18日,其***系列“THE ORIGINAL”正式发售。

担任品牌创意总监和设计师的王嘉尔对外表示:“我希望 TEAM WANG 传达的一种精神是你要很懂你自己,知道自己要什么。”因此,在“THE ORIGINAL”系列设计里,王嘉尔弱化了模特的存在感,无论谁在穿,他们现实中的身份和标签都不重要。此外,产品以黑色为主色调,没有繁冗复杂的装饰,极简实用的基础款是其设计的主要风格。

此外,在“THE ORIGINAL”正式发售的同一天,TEAM WANG的线下实体店也在上海静安嘉里中心正式开幕,这是为期两个月的快闪店。门店跟品牌和调性一致,以黑白为主色调,纯白装潢搭配富有质感的黑色雕塑,每一件装饰上都印有Team Wang的字样。门店内,一个货架都没有设置,“THE ORIGINAL”系列化身为展品,打破了大家对于潮牌店的刻板印象。因此,开业高峰时期,要进店需要排队六个小时

2、陈伟霆:CANOTWAIT_™?

早在2018年,陈伟霆已经推出过自己的潮流品牌WILLIAMISM。不过,后面因为种种原因中途夭折。

今年4月,在演艺事业全面开花之际,他也推出个人全新潮牌CANOTWAIT_™?。品牌名字意为“无须等待”、“迫不及待”,其设计出发点源于陈伟霆对于艺术与街头文化的热爱与思考。他认为,人类的情感本身就是一种艺术,亦是很多文化与艺术作品根深蒂固的本源。

CANOTWAIT_™?***系列和夏季特别限定系列“食蝇草”在得到app发布,前者上线3小时即全部售罄;后者深受好评,不少时尚自媒体,以陈伟霆这套限定款服饰作为夏季潮流青年的穿搭指导。品牌也因此获得了非粉丝以外的消费群体认可,成功完成了从“粉丝向”到“大众向”的转向。

而在今年10月5日至10月11日,CANOTWAIT_™?在上海TX淮海NNERSECT旗舰店开设了全球***AW20新品概念快闪店及互动展「CANOTWAIT TO SMILE」。

3、华晨宇:BORN TO LOVE

今年4月,华晨宇的火星空间站MARS***在微博营业,并公布了华晨宇的个人概念IP——BORN TO LOVE。这只被粉丝称为“火星鼠”的虚拟生物,是基于华晨宇的形象,再结合老鼠、火星、生日、爱心等元素进行创作的。

9月25日,BORN TO LOVE正式***与艺术家联名款潮玩公仔,商品上架后1秒内售罄。该款公仔是***艺术家韩美林携手潮流主理人华晨宇,与@火星空间站MARS 共同打造的作品。其定价899元,目前已经是停售状态。在微博搜索“华晨宇 火星鼠”,大部分都是华晨宇粉丝的晒单分享。

4、黄明昊:TWOEX2

前NINEPERCENT成员、现乐华七子NEXT成员黄明昊也在今年推出其个人潮牌TWOEX2。

品牌名字,源自黄明昊的生日年份2XX2,以X代替0,寓意未知。而Logo下方的经纬度坐标为家乡温州。与此同时,这个名字也有“2的平方”之意,平方即表示人生不止一面,以此为品牌核心精神,意在传达一种勇于挑战、追寻未知的人生态度,打破常规,拼接未来,探索人生另一面。

目前,TWOEX2在淘宝开设店铺,其销售成绩尚算不俗。截至2020年10月16日,TWOEX2淘宝店铺有19.3万的粉丝量,店内一共上架28件产品。其中,价格最低是黑色缎面刺绣棒球帽,价格为299元;最贵为女宽松拼接短款外套,价格为1989元;销量最高的单品有515人付款。

除此之外,今年3 月,爱奇艺自制的潮流经营综艺《潮流合伙人》开播,吴亦凡、Angelababy、潘玮柏、赵今麦、福克斯共赴日本东京,经营「FOURTRY」潮流集合店,推广中国潮流文化。

如今,年轻人正在改变整个消费市场,其消费习惯、经历、记忆都是消费市场的需求格局不可忽视的变量。作为副业而言,个人潮牌的确是许多明星的不二选择。一方面,娱乐圈与时尚界自带联动性,明星同款穿搭一直以来都会带动粉丝的热议、追捧甚至模仿;另一方面,在质量堪忧的快时尚和价格昂贵的奢侈品之间,潮牌以价格中立、设计小众、限量发行和较高的品质占了上风。

可以预见的是,明星扎堆做潮牌趋势,未来仍将延续。

偶有翻车,明星效应未必香

然而,单凭偶像本身的人气“光环”,其个人主理的潮牌发展就能顺风顺水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虽然自带流量优势,但只有那些真正喜欢设计,对时尚自有一番独特见解的明星,才能生存下来,而不是靠一时的名气或者作为业余消遣。

不少明星经营潮牌,都是先创立出一个品牌,自己则以设计师、主理人的身份参与到品牌运作中,其他都交给外包团队打理。由于理念不一致,或对品牌理解不够透彻,品牌的经营就会出现诸多问题。

比如,谢娜先后在2010年、2017年创立了自己的潮牌“欢型”、“娜样”。得益于谢娜的社交营销,两个品牌推出初期获得不俗成绩,后者还一度登上过上海时装周舞台。不过,尤其其产品设计不过关,欢型官方旗舰店于2013年宣布永久歇业, 娜样的官方微博在2019年5月后也停止更新。

而包贝尔在2015年就创立了个人潮牌WDMD,在成立初期,还入驻国内潮流电商平台YOHO!Buy有货及淘宝平台,而包贝尔本人还担任模特进行宣传。但其销售效果并不理想。2019年,该品牌官博停止更新,其官方淘宝店也不见踪影。

2018年12月,吴亦凡在其微博宣布成立自己的个人首饰品牌A.C.E.,并主打“虎啸龙吟”两个系列饰品。定价整体偏高,甚至某些产品价位明显高于奢侈品同类型首饰,这在某程度上压抑粉丝们为偶像买单的热情。然而,品牌推出第二批产品,其销售量不如预期,甚至质疑其产品价格和质量的声音此起彼伏。天眼查显示,2019年4月,吴亦凡已经退出A.C.E.品牌主体公司的股东行列,此后再也没有发布过品牌相关宣传。

明星推潮牌,在“偶像光环”的环绕下,粉丝的支持成为自身建立品牌的基础。再加上,明星工作本身就与时尚圈接触更为紧密,这让他们对潮流的把握更为直观,而且也可以借助其人脉与品牌发生联动,这在品牌的前期营销资源、传播上都占尽优势。

然而,潮流日新月异,爱豆要经营一个潮牌,要被这个圈子接纳并认可,其门槛相对较高。仅靠粉丝经济,单纯抱着玩票性质去赚钱,这条生财之路注定不会走得远。

此门生意,要有制造流行的能力

“国潮”成为近两年时尚界异常火爆的名词。泛时尚行业领域,无不被这一主题包围。与此同时,千禧一代消费能力崛起,潮牌文化市场发展愈演愈烈。因此,明星相中潮牌市场,并希望能跻身于当中,这无可厚非。

足够的热爱与对时尚的理解能力,能成为创立品牌的初衷。可是,潮牌终归是一门生意。尤其是服饰鞋包品类,任何品牌想成为该品类的头部潮牌,除了品牌的传播,产品、渠道、供应链、资金链等各方面的掌控能力缺一不可,其中一个环节脱节就有可能满盘皆输。

特别是潮牌市场所依靠的是现象级的爆发,你的潮牌是否有如Off-White那般持续打造爆款的能力,甚至乎获得制造流行的能力,成为潮流改变的风向标,则成为品牌出奇制胜的关键。

因此,由明星作为主理人的潮牌,抓住互联网风潮的同时,还要转变成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商业运行模式。毕竟,明星光环褪去后,粉丝也不会一直为你的信仰买单,更何况大众消费者。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13164-1.html

长春工作服定制                  长春奈川服装厂

2020.10.24

上一篇:长春工作服定制阅读退出中国市场的日本服装品牌,与优衣库的悲欢并不相通
下一篇:长春工作服定制阅读中国最大的10元店,为什么能在美国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