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定做工作服阅读贵人鸟面临退市危机,一盘好棋是如何下烂的?

发布时间:2020-10-29 13:30编辑:小小编 点击:

                    欢迎访问长春定做工作服                长春奈川服装厂的官网
10月22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人鸟”)法定代表人、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收到限制消费令,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贵人鸟官方资料显示,林天福是中国籍香港居民,目前已拥有菲律宾永久居留权。其曾在2015年以190亿身价登顶泉州首富。

从泉州首富到被限制消费,负债累累的林天福是否会成为第二个“贾跃亭”?

据其2020年中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营收为5.53亿元,同比下降31.74%;净亏损约1.61亿元。公司合计负债达34.50亿元,而同时间公司资产合计为37.85亿元,已濒临资不抵债的边缘。

1、绝对话语权惹的祸

贵人鸟从高光上市从走到今天困顿局面,只花了6年,但其创始人林天福的白手起家之路,却走了33年。

林天福为人颇为神秘,几乎没有接受过主流媒体的专访,也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贵人鸟的官方资料显示,其为中国籍香港居民,拥有菲律宾永久居留权。

媒体报道,他非常看重自己手中的股权,将公司管理权牢牢把控在林家人手中。IPO时,他通过贵人鸟集团持有上市公司76.50%的股份;截至目前,他仍然持有公司71.45%的股份,为贵人鸟的实际控制人,对公司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2、贵人鸟的困境早有预兆

在此之前,贵人鸟就被评级机构多次预警风险。

2019年2月11日,鉴于业绩亏损对公司经营、财务状况可能产生的影响,债券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决定将贵人鸟之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以及“14贵人鸟”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2019年6月,贵人鸟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为1.25亿元。

2019年9月19日,贵人鸟从观察名单被直接下调信用等级,10月16日,

2019年9月19日,贵人鸟被下调信用等级,警示投资风险瑞银证券再一次发布公告,就贵人鸟及相关责任人员被上交所通报批评和监管关注事项,提醒投资者关注相关风险。

2019年10月10日晚连收上交所三份函件,一份是纪律处分决定书,另外两份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函。

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贵人鸟的各项经营指标持续恶化。

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公司不断亏损的业绩。

3、疯狂扩张埋雷,陷退市危机

5年时间,贵人鸟市值缩水超过96%,发生了什么?如今频频爆出的债务危机,为什么?

自从上市后,贵人鸟开始不满足于运动鞋的单一业务,开始打着多元化旗号,向“全能体育”发展。“未来,贵人鸟将全面推进全产业布局+多品牌经营的策略,积极寻找盈利模式清晰的并购标的进行资源整合。”林天福曾于2016年向外界表示。

正如林天福所言,贵人鸟开始频繁并购。

2015年,贵人鸟以2.4亿入股虎扑体育;2016年,花费8.1亿元获得3家子公司的控股权,并产生5.75亿元商誉。2017年,公司出资3.675亿元收购名鞋库剩余49%股权,还认购了湖北胜道体育45.45%股权。

短短几年,贵人鸟进行了10余次收购,涉及体育竞赛娱乐、体育消费、大学生体育运动、体育产业投资、足球经纪、保险等多领域。

仅以上述几次收购计算,就花费14亿元。而疯狂收购期的2015至2017年,3年的总利润也不过7.82亿元。从随后2016、2017年的年报来看,名鞋库和杰之行年净利润不超过五千万元,而其他公司则无具体收入情况。

并购未带来明显的收入,却带来了大额的债务。根据choice数据,从2014年至2019年,贵人鸟的负债金额分别是19.7亿元、24.43亿元、47.91亿元、49.56亿元、32.23亿元和34.27亿元。

为了化解收购大计带来的资金危机,贵人鸟融资步伐悄然加紧,股权质押借款成了融资重要途径之一。也给现在的债务违约带来了隐患。

4、经销模式隐患重重

贵人鸟的销售模式,过分依赖经销商。在它的营销体系中,经销商的批发收入平均占总收入的70%以上。贵人鸟多年来,不断大力扶持经销商,致使其公司财务捉襟见肘。

经销商可是视商场为战场,对于供应商并不会过分忠诚,哪个品牌能赚钱,就会倾销于哪个品牌,掘利而不是多销。门店过多,又不能承接新的利润,即使是新产品,经销商也可能会把产品弄成死胡同。

不仅如此,贵人鸟还向经销商提供财务资助。2015年至2017年,贵人鸟资助经销商金额分别为19.42亿元、17.45亿元和14.19亿元,占净资产的86.85%、73.2%和50.9%。

只要中间某一环节流通不转,就会造成资金链紧张,进而影响到整个销售环节,包括营收和利润。

5、电商和竞争对手冲击

移动互联网时代,电商对线下门店的影响尤为明显。贵人鸟一直以线下销售为主,从其店铺数量就可见一斑。其可能是体育品牌中受电商冲击***的品牌之一,贵人鸟曾经也做过努力。

控股杰之行和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加强线下和电商零售布局,以带动其主营业务业绩,不过最终也并没有带来实质性效果。

说到竞争对手,这可能只是借口。同是晋江的品牌,安踏,市值早已超越阿迪达斯,成为全球运动品牌第二大公司,李宁,特步,361度,现在也活得很滋润。

安踏选择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战略,深耕主品牌,提升零售水平,很快反超李宁成为国内运动品牌一哥;

特步选择时尚运动+马拉松竞技的战略,基本上拿下了除了北上广大城市之外的大部分马拉松赞助权。

李宁聚焦主品牌,以互联网+客户体验辅助战略,逐步提升品牌影响力。

6、小结

所以经过几年时间的调整,回归主业的运动品牌走向了好转。虽然贵人鸟也后知后觉意识到了要回归主业,并且开始出资回收部分经销商的渠道资源,但是贵人鸟上半年已有1.61亿元的亏损,下半年的路还是很难走的。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13828-1.html

长春定做工作服                   长春奈川服装厂

2020.10.29

上一篇:长春定做工作服服装设计分类有哪些?
下一篇:长春工作服定制连衣立领哪家好?